那年秋雨声
  时间:2018-10-22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依平日的习惯,晚饭后总要在院子前后随便转转,独享半个钟头的闲暇。去池边瞧那鱼儿喋呷戏水,或是细数樱桃树上又红了几颗,转到屋后踮起脚,张望长长叶子下的芭蕉几时黄熟。偶尔向房东大叔讨一把蚕豆,如双喜、阿发似的煮了当宵夜。

不过今天不成,两份结算用的资料等着整理,职称论文也没有截稿。匆匆吃过饭下楼,又回到办公桌。往日这会子功夫,夕阳总是斜斜穿过窗棂,斑驳的树影,如印花的窗纱铺在桌上,又缓缓移上墙角。这时却不见了,窗外阴云低垂,有风飒然,沉闷中夹着湿凉之气,正有一场大雨将至。重庆的天气,地上插支拐杖都会发芽。雨,是再寻常不过了。

坐下定了定神,翻检出一本资料,在电脑中重新录入签证台账,这是明天要发给审计公司的结算凭证。历时四个月的竣工结算犹如一场战争,合同内的量价虽然有了眉目,审计方还在调差组价和变更签证上纠结。况且,这已经是第四次整理这些资料。

指尖在键盘上盘旋,不知过了多久,耳听得檐头淅沥,是雨声,也似风声,更似琴声。再过一会,雨滴敲打窗心,如风中铃铎,檐瓦间淙淙流淌,似溪水涧落。抬头望望窗外,雨越发下得大了,这雨声两年来几乎朝夕相闻,但今晚听来,不知是夏雨如秋意,抑或心意如夜雨,隐约约似有感触,静静的出了会儿神,手中的笔滑落在本子上,低头看时,表格上头印着“109#桩施工措施费”。山梁后的雷鸣隐隐,雨声如注,似号角铿锵、泼剌铮铮,心中却恍然而觉:是了,今夜这雨、这风、这秋意,莫不就是两年前那晚抢救这109#桩的情景?

那是两年前的十月,项目刚开工不久,山城地无三尺平,土石抛填的场地看来平坦,淫雨一浸,崩解塌方随处可见。桩钻成了,灰就要灌下去,一刻也停不得,所有人都要轮流值班。那晚的雨,也同今夜一般,那晚值班的人,是大军、大鹏我们三个。凌晨的时候,便道经不起水浸和重载,有一段翻浆的厉害。勉强灌完了就近的桩,只剩最远处的109#桩了,眼看雨水即将倒灌,万一塌了孔,今晚的努力将前功尽弃。水泥罐车寸步难进,泵车也瘫软在烂泥里,全身浇透的三个人匆匆碰了个头,大军去调挖机,大鹏指挥罐车卸料,我在桩位看守,硬是用挖机把商砼搬运过来,灰灌下去,桩保住了。我欣喜之下一时大意,踉跄着眼看滑入水沟,背后一只手一把拉了回来,转身一看,大军赤着只脚站着,靴子还在泥里。三人相拥大笑,笑声盖过了风吟雨啸,隐隐雷鸣……

转眼快两年过去了,我们的项目早已如期竣工,虽然再未经历当年的坎坷与艰辛,但每每在风雨之夜,总是记起那一夜的寒风骤雨、那片泥泞却火热的工区,还有那群在秋雨与泥泞中并肩作战、风雨同舟的兄弟。大军,还有另外几个同事,去年竣工前公司调他们到了其他项目了,今夜此时,你们是否也在怀念那晚的雨声?我的兄弟们,你们在他乡还好吗……

正想的入神,大鹏端着两碗热腾腾的泡面进来,是加班的宵夜。吃完了面,想起活儿还没干完,重又坐回办公桌前。偶然间回头瞧去,淡淡月光将树影洒在窗棂正中,夜色已将阑珊。雨,不知何时已停了。

 陈  彬  贾莎莎)

Produced By bet356手机版,bet356体育在线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